當前位置:100EC>B2C動態>【電商快評】市監總局官宣:嚴查平臺“二選一”、直播電商、惡意評價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電商快評】市監總局官宣:嚴查平臺“二選一”、直播電商、惡意評價
          網經社發布時間:2020年10月22日 08:45:05

          (網經社訊)2020年“雙11”已拉開序幕,京東蘇寧易購、阿里巴巴圍繞中小商戶的爭奪戰已提前打響,此外拼多多唯品會抖音、快手、蘑菇街等也悄然啟動。在各大電商平臺緊鑼密鼓備戰年度“雙11”消費大戰之際,10月20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詳見全文:http://www.fkxm.com.cn/detail--6574014.html),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這是自2019年4月30日后第二次征求意見,此次內容經過了大幅修改,關注網絡社交、網絡直播等網絡交易新業態新模式,聚焦平臺二選一、違法評價、小額零星交易界定等關乎網絡市場交易秩序的焦點問題。

          起草說明指出,2020年,結合疫情期間網絡交易業態新動向,聚焦網絡社交、網絡直播等領域規范管理的現實需要,深入研究其他服務提供者的功能角色、新業態新模式各方參與者責任義務等重點問題,進一步修改完善部分條文,努力探索符合行業發展規律和業態監管規律的監管規則。

          同時,針對經營者市場主體登記、平臺責任和義務、各類法定公示義務等問題,在職責權限內盡力細化《電子商務法》相關規定,努力提高制度設計科學性和可操作性。

          看點一:細化《電子商務法》規范 便于業者合規指引

          針對當下電商領域存在的各式各樣的問題,征求意見稿都一一提出。如網絡社交、網絡直播等其他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應當履行平臺經營者責任?如何規范網絡交易搭售商品或服務行為?如何界定零星小額交易?如何管理好評差評展示?等等。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方超強律師表示,征集意見稿可以大致從兩方面來看:一方面,細化了《電子商務法》相關條款的規定,使得商家在經營中更清楚法律的邊界,監督執法部門也能更好的統一執法尺度,更好的做到執法的客觀與公正。例如,對于“零星小額交易”確定交易次數的上限,交易金額的上限,跨平臺合并統計,就可以準確界定“零星小額交易”的范圍。

          另一方面,方超強律師準確捕捉到了當前電商經濟中存在的一些現象和痛點,并加以合理回應,甚至在規則上有所創新,例如以下幾方面:

          (1)明確“網絡直播”、“網絡社交”兩種電商新業態、新模式屬于電商范圍,并進一步確定了前述兩類新電商模式的監管規則,有助于這兩類電商模式的合規經營,以及整個細分行業領域的健康、快速發展。

          (2)對于網絡交易新業態新模式,確定實行包容審慎監管,留足發展空間的監管政策。這一政策的確定,實質上關注到了一段時間以來各地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對于新型電商模式,尤其是社交電商,動輒以“傳銷”、“售假”為由,機械監管,過度執法,影響新型電商業態和模式創新、影響相關細分領域健康發展的客觀現象;并通過這一監管原則的確定,為新電商業態發展留足發展空間。

          (3)關于廣告推送,商家以往都會在廣告拒絕接受方式上來設置障礙,通過讓消費者難以拒絕,來使得其廣告推送行為“合規”推送;而此次征集意見稿,首次明確了商家“應當為消費者提供顯著、免費、簡便的拒絕接收方式”的規定,這一規定可以有效打擊前述現象。

          (4)在個人隱私信息的收集方面,現實中消費者經常會遇到,如不同意電商APP信息采集權限就無法使用服務的情況,迫使消費者被迫同意額外的信息采集授權。本次征集意見稿中規定的,不得采取“以默認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停止安裝使用等手段,強迫或者變相強迫被收集者同意收集、使用與經營活動無直接關系的信息”的內容,就關注和回應了這一現實痛點,可以有效打擊過度采集個人信息的現象。

          (5)在涉及平臺內經營者知識產權侵權投訴方面,創新性地要求平臺經營者在被投訴店鋪頁面公示投訴、訴訟處理的基本信息,既可以及時有效地提示消費者購買風險,也可以有效降低在訴訟維權期間內,侵權店鋪持續性侵權給權利人造成的損失。這對于電商平臺內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是空前的,也能有效引導經營者莫觸侵權紅線。

          看點二:明確“小額零星交易”界定 鼓勵靈活就業

          在此次征求意見稿中,針對“小額零星交易”者和“便民勞務活動”者也予以明確。但若按照《電子商務法》規定,這兩類主體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

          對于“零星小額交易”,征求意見稿采用了“明確統一的交易次數+地區差異化交易金額”的判定框架,其中年交易次數擬定為52次。在最大程度上賦予更多經營者免于登記的政策便利,將進一步助力復工復產,拉動居民消費,更好激發網絡經濟創新活力。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伙人黃偉律師表示,征集意見稿對于零星的定義還是相對比較合理的。首先是次數上認定“零星”的年交易次數在52次以內,也就是平均一周一次,在交易額上不超過所在省、自治區、直轄市上年度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從這個角度而言,征集意見稿規定的零星小額交易的交易方式更像是一種替代性就業方案或者兼職方式,也是鼓勵靈活就業,補充擴充居民收入的政策體現,相對而言在加強市場監管和促進市場活力之間尋找到了一個合理平衡。對于“便民勞務活動“的范圍是與線下交易習慣比較一致的,基本以線下交易習慣為主,也體現了電商法線上線下一致的原則。

          此外,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律師也表示,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并不意味著電商行為不受控制。這次征集意見稿正是針對此類主體進行了一定的規制。例如微信、抖音、快手平臺上的主播提供服務時,相關平臺就需要承擔電商平臺的責任,包括“經營者資質審核、商品和服務信息監控、維護消費者權益、保護知識產權、信息數據提供、配合監管執法”等方面。

          看點三:規制直播電商責任 加劇行業優勝劣汰

          對于網絡社交、網絡直播等其他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屬于平臺經營者,在《電子商務法》中并未直接規定是否屬于平臺經營者。對此,征求意見稿明確,網絡社交、網絡直播等其他網絡服務提供者在滿足一定條件時應當依法履行網絡交易平臺經營者的責任。同時,對網絡直播活動的信息展示進行了特別規定,并要求平臺為利用網絡直播開展的網絡交易活動提供直播回看功能。

          “無論是消費者還是直播電商從業人員來說,隨著直播電商的持續火爆,納入更嚴格的監管是可以預見的。”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伙人黃偉律師表示,現在征集意見稿對于直播電商提出了更為規范、可操作的要求也會一定程度上加劇整個行業的優勝劣汰,同時我們也可能會看到隨著監管的加強,直播電商領域的“馬太效應“會越來越強,頭部主播因為更為專業團隊的輔助,能夠更好地適應整個監管環境,而一些實力不強、產品銷售質量參差不齊的小主播可能會漸漸面臨市場淘汰。

          另一方面,“征求意見稿有助于電商行業的整體合規化,總體來說電商領域的監管還是非常迅速、效率高,但這也與電商行業的迅速發展有關。因此“直播帶貨”所面臨的新規約束既是對市場的測試,也是對監管水平的考驗。”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律師提到。

          看點四:電商刪除隱匿修改中差評或將受到規制

          近日,淘寶商品評價“中差評”恢復,用戶可以在商品評級中見到該標簽。此前,9月23日,手機淘寶對評價體系進行了改版,改版后,中差評內容統一合并在了"感覺不佳"的標簽中。同時,網經社還發現京東、拼多多等電商平臺有弱化差評的趨勢。

          此次征求意見稿中有明確規定,網絡交易經營者不得以編造評價,或者教唆、誘導、脅迫他人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評價;通過刪除、隱匿、修改評價,或者好評前置、差評后置、混淆不同商品或者服務的評價等不正當處理手段對評價進行誤導性展示等來欺騙、誤導消費者。

          而《電子商務法》對此的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得刪除消費者對其平臺內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的評價”,并未附加任何除外情形。

          “一直以來,電商商品評價體系成為消費者對商品辨別優劣的‘風向標’。在這一環節,商家通過積極的用戶評價信息達到獲客、引流的目的;而消費者通過此得以更加全面了解商品信息從而做出更恰當的消費決策。這也體現了賣家與買家雙方之間的存在的‘利益分歧’。”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分析師蒙慧欣表示,信用是維系網絡購物的紐帶,更是溝通買賣雙方的橋梁。對于商品評價制度的優化,盡管弱化中差評并不會對消費者體驗帶來重大影響,但不能因此否認或忽視其本身的作用。同時這也是督促各大電商平臺重視對商家管理,提升商家以及平臺售后服務質量,為消費者提供良好的購物環境。

          看點五:禁止電商平臺“二選一”

          每逢“雙11”、“618”等電商大促到來之際,平臺“二選一”總會掀起行業競爭的輿論熱潮。去年雙11前夕,廣東格蘭仕生活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在其官微宣布該公司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天貓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相關事宜提起訴訟,并于2019年11月4日得到受理。(詳見專題:http://www.fkxm.com.cn/zt/exy/)于此同時,今年9月11日,愛庫存實名舉報唯品會“二選一”,據其舉報函顯示,受影響商家數量已從8月初的100多家增加至400多家。

          互聯網領域 “二選一”“獨家交易”行為是《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禁止的行為,同時也涉嫌違反《反壟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法律法規規定,既破壞了公平競爭秩序,又損害了消費者權益。

          而本次征集意見稿明確提出,網絡交易平臺經營者不得濫用優勢地位干涉平臺內經營者的自主經營,不得對平臺內經營者與其他平臺的商業合作進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如若本征求意見稿最終落地生效,這也意味著相關部門將出手監管電商平臺“二選一”行為了。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由于線上電商行業競爭日趨激烈,屢有傳聞稱電商平臺通過或明或暗的方式施加壓力,逼迫或暗示商家“站隊”、進行“二選一”等這樣的明爭暗斗被曝光,在零售電商和物流快遞行業尤為明顯。

          曹磊進一步表示,無論是“二選一”,還是“三選一”或者“四選一”,其問題核心難點是技術暴力手段的威脅,其取證相對困難。相對于平臺而言,商家在其中處于弱勢地位,渠道受限,商業利益受損,又不干得罪任何一方強勢平臺,更不敢起訴平臺,而被排斥的其他平臺又礙于各種因素不便請求行政或司法機關介入調查。限制自由競爭之后,最終當然還得靠消費者來為這種平臺壟斷行為買單。商家身在其中,往往囿于平臺的強勢地位不敢發聲,有法難依。

          近日,網經社啟動“直擊雙十一”特別策劃,通過“十大方式”包括滾動播報、媒體評論、全媒體發布、社群直播、專題直擊、快評評測、榜單發布、數據報告、網購預警、投訴維權,從“三大層面”涵蓋平臺層、商家層、用戶層,對雙11持續播報、監測、評論,打造電商年度行業大促的“六大中心”,即資訊中心、視覺中心、評價中心、數據中心、維權中心、商家中心(查看專題)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提交申請

          請輸入姓名! 請輸入公司名稱! 請輸入正確的手機號! 請輸入正確的郵箱!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